演員介紹
  • 陳勳奇

  • 性別:男 職業:導演 演員 編劇 配樂
  • 血型:A型星座:射手座
  • 地區:中國香港 出生:1951-11-30
  • 身高:不詳出生地:不詳
收藏分享明星:
詳細介紹
陳勳奇15歲拜名作曲家王福齡先生(代表作品有《我的中國心》、《不了情》、《今宵多珍重》等)為師,學習電影配樂。 12年后,他開始演員生涯。第一部電影是香港嘉禾公司出品,由他跟雪梨合演的《雙寶闖八關》。第二部是參演由洪金寶自導自演的《敗家仔》,其他演員還有元彪及林正英。《敗家仔》及成龍的《龍少爺》是陳勳奇擔任電影配樂工作的最后兩部作品。1981年開始與金公主集團合資成立永佳電影公司,創業作為《提防小手》,由洪金寶自導自演,陳勳奇主演。第二年,陳勳奇自導自演,拍攝《佳人有約》一片,合作的演員是蕭芳芳。第三年自導自演的《空心大少爺》與葉倩文合演。陳勳奇亦由此片開始聘用了初出道的王家衛協助創作劇本。其后王家衛一直協助陳勳奇擔任編劇工作達六年之久。在王家衛執導的《重慶森林》、《墮落天使》及《東邪西毒》三部電影中,陳勳奇也為王家衛擔任電影配樂工作。此三片分別在香港電影金像獎及台灣金馬獎被提名為最佳電影配樂;而陳勳奇更憑《墮落天使》一片,奪得了1996年香港電影金像獎的最佳電影配樂一獎。多年來由陳勳奇執導、監製、主演的電影超過四十部:於1992年到內地與內蒙古電影製片廠合拍古裝武打片《邊城浪子》,合演的有狄龍和袁詠儀;1997年,更嚐試在內地拍攝四十集的長篇電視劇《上海探戈》,擔任監製、總導演及演員。他曾被成龍邀請替其多部作品當執行導演、動作導演及飛車導演,如:《飛鷹計劃》、《醉拳2》、《霹靂火》、《玻璃樽》、《尖峰時刻》、《贖金之王》等。2000年陳勳奇替香港嘉禾電影公司自導自演拍攝青春、勵誌、教育、喜劇電影《辣椒教室》。又友情協助王家衛監製的2002年賀歲電影《天下無雙》作曲及配樂。 2002年底陳勳奇開拍30集電視連續劇《群英會》,主演《群英會》裏的男主角寧天,並出任總導演。2006年開始拍製25集電視連續劇《功夫之王 / 功夫小英雄》,主演跆拳道館館長文武。陳勳奇常常以跆拳道教練的身份出現在片子中。實際上,陳勳奇是練過多年武術的。他15歲開始練跆拳道,認真練過詠春拳和白眉拳,以及鞭杆運動(棍棒、擊劍等)。作為一個懂功夫的導演,他反對拍警匪片,認為古惑仔的犯罪行為會給青少年錯誤的引導。所以,陳勳奇這種思想是難能可貴的。 武術發展 當年香港影視界中最紅的武打演員王羽,身懷空手道絕技,動作硬朗,在掀起一陣功夫電影熱潮的同時也掀起了香港的空手道熱。但是,陳勳奇並沒有隨大流地跟著別人,他在仔細觀摩了空手道和跆拳道后發現,空手道的訓練是先學套然后打對練。教練要求在對練時要真打,要凶猛。陳勳奇又來到一家跆拳道訓練館,在這裏,他看到跆拳道的教學注重腳的技術,更注重技巧,教練並不希望對練雙方完完全全地接觸。回到家,陳勳奇琢磨,功夫並不是用來打架、用來攻擊的,應該是用來強身健體的。於是,在空手道和跆拳道中,他選擇了后者。 陳勳奇記得練跆拳道的情景:許多學員在一起,穿著整齊的白色道服;耳邊似乎又回蕩起聲聲“哈──哈──”整齊有力的呐喊。“當時我很用心地練三個月,便可以參加考試,考試通過后,我腰上白色的帶子就可以換成黃色的;我再拚命練,以為再過三個月以后黃帶就可以換成綠帶,誰知道這個階段即使通過考試,也隻能在黃帶上加一條綠顏色,於是,從此我就練得更賣力,每次考試都跳級,從藍帶到咖啡帶最后到黑帶,帶子都是一下子變的顏色。 陳勳奇年輕時:“當時香港有很多英兵,我故意到一家全是外國人的道館,用跆拳道和他們的自由搏擊比試。跟外國人打很開心、很過癮的,別看他們身高馬達,但是動作都很慢,他們的大長腿‘砰’地踢過來,我一閃,緊接著自己出腿踢,百踢百中。但是他們都很有體育精神,被踢到了沒關係,還繼續接著比試。”“當我練了四年的跆拳道以后,我突然發現自己竟然一點兒手上的技法都沒有,於是,我開始練習武術。”陳勳奇說,自己的跆拳道正為學武術打下了好基礎。跆拳道講究腿的攻法,而你在踢腿的時候,要保證自己的重心,這正好跟武術的基本功──馬步意義一樣。 1973年,陳勳奇開始真正接觸武術,從此便一發不可收拾,對武術越來越癡迷。練完基本功后,陳勳奇開始練白眉拳。那時候,老師不會輕而易舉地就把一整套套路教給你,陳勳奇學武心切,又愛動腦子,他瞅準老師空閑時去練拳,還帶上老師愛吃的東西、愛喝的酒。老師一高興,又正好閑著沒事,就把東西都教給陳勳奇。過了些日子,師兄門看出來了,跑去問師傅:“老師,陳勳奇為什麼可以學那麼多?”老師說:“哎,你別管了!”后來師兄們才知道,他們每天練一個小時,而陳勳奇每天卻練三個小時。 對武術,陳勳奇絕對是報著“活到老學到老”的態度。在香港練過白眉拳、永春拳和一些南派功夫后,陳勳奇找到去香港發展的內地專業隊運動員,向他們學棍、學槍。到北京拍戲時,認識了北京武術院院長吳彬,他就經常到北京武術隊向運動員學。 中國武術要發展,很有必要利用電影電視把武術推向世界,讓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我們的武術博大精深。無論我是站在練武之人的角度,還是站在電影人的角度,都這樣認為。 音樂發展 陳勳奇最先踏入影視界是做電影配樂。小時候,隻要一有黃飛鴻的電影,爺爺就會帶小勳奇去看。而每一部電影的片頭、片尾都會有那段人人會哼唱的、一直沿用至今的黃飛鴻主題曲。陳勳奇崇拜在輝煌音樂的背景中身懷絕技、除暴安良的黃飛鴻。“我至今搞不清楚,我是先喜歡的音樂,還是先喜歡的武術;是因為音樂喜歡的武術,還是因為武術喜歡的音樂。 小時候,陳勳奇家中兄弟姐妹多,條件艱苦。勳奇小學畢業便和哥哥一樣出外打工。先是找到了一份在寫字樓做打字員的工作。他又瘦又小,手指很細,當時的打字機又很重,每當用小拇指打字的時候,他都要格外使勁才能打出來。“我那個時候很喜歡畫畫,我覺得有份工作更適合我,那就是給戲院畫大看板。戲院的看板一般都有兩三層樓那麼高,在底下一塊一塊畫好以后再放上去。正好我叔叔認識一個畫畫板的朋友,我就跟他說了。但是叔叔很反對,他說那個工作不適合我,很辛苦,尤其一開始,要幫師傅扛大畫板子,我太瘦小了。叔叔告訴我片場正在招學電影配樂的人,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理去了。 一到片場,陳勳奇便見到了自己的老師,當時在香港赫赫有名的作曲家王福齡。可能你對這個名字很陌生,那首中國人個個會唱的《我的中國心》,還有膾炙人口的《今霄多珍重》都是出自王福齡之手。 影視發展 陳勳奇並沒有像其他學習做導演的人一樣,他選擇了給獨立製片人光頭麥加做副導演,別人大惑不解。陳勳奇認為,在大公司學排戲,就像長在溫室裏的花,什麼都不缺,什麼都學不到。 成龍見到陳勳奇說:“想當導演應該先當演員。”陳勳奇笑著說:“我那個時候心裏覺得當演員的都應該像秦祥林、鄧光榮一樣,高大英俊,結果恰巧那個時候,潮流流行奇形怪狀的演員,像洪金寶、像鄭則仕,我想我也是奇形怪狀吧,所以還很受歡迎。”就這樣,陳勳奇又做起了演員。 陳勳奇早期作品《敗家子》:“我在裏邊演一個大反派,我打龍形拳,元彪打永春拳。那部作品真正把當年所有的武俠片都打垮了。”也正是為了他熱愛的影視,他對各種功夫都抱著極大的興趣,他說:“我希望我的影片中永遠有新鮮的東西。”所以,陳勳奇總想學新的功夫。當年,陳勳奇曾經想在一部片子裏使用繩鏢。影片中,他的對手的是一位美國人,美國人在台上,而陳勳奇在台下。陳勳奇把繩鏢勾在台上,飛身上台。可誰知陳勳奇一個縱身、落在台上還沒站穩腳跟,那位美國演員由於沒有經驗不講究節奏便拿著武器打了過來。然后,便是“邦”的一聲,清晰而響亮;緊接又是“啊”的一聲慘叫,陳勳奇的腳被打破了,鮮血從傷口裏汩汩地往外冒。由於運用繩鏢要配合很多相應的翻騰、下落動作,剛剛開始拍攝便受傷的陳勳奇隻得放棄了在影片中使用繩鏢的念頭。 1981年,陳勳奇成立了“永佳電影公司”,創業作為由洪金寶自導自演、陳勳奇主演的《提防小偷》。此后,陳勳奇自導自演《佳人有約》、《空心大少爺》、《邊城浪子》等眾多膾炙人口的影片。多年來,由陳勳奇任指導、監製、主演的電影超過三十部。 永遠不會滿足、喜歡挑戰自我的陳勳奇於1997年嚐試拍攝四十幾長篇電視連續劇《上海探戈》,火爆大陸及港台地區。陳勳奇喜歡用新人、善於用新人在香港影視圈裏有口皆碑。他對新人要求很嚴格,拍《上海探戈》時,法語與探戈是演員最頭疼的。由於故事是發生在法租界,所以陳勳奇要求演員們學法語,弄得一班年輕人苦不堪言,但等電視劇拍完后他們又感謝陳勳奇的嚴格要求,不僅片子拍出來真實,而且自己還學會了簡單的法語。至於探戈,陳勳奇更是要求年輕人親自學會。前些日子,劇中的一位女演員特地打來電話感謝陳勳奇當時逼著自己學探戈,使得她在最近參加的一次娛樂節目中不僅沒有丟醜,而且近乎專業的舞技還著實小露了一手兒,讓觀眾大吃一驚。
Back to Top